2018年12月17日
  • 上午5:58 What Everyone Says Concerning how to Write a Art Lab Document Is Deceased Mistaken and Why
  • 上午8:00
  • 上午8:00 Suche Spezialist Online Kaufen
  • 下午5:27 Internet Dating Fables You Ought To Stop Thinking
  • 上午10:39 But the very first time you need to definitely have that deep discussion is in man or woman, not in the phone

  人物|“政治强人”埃尔多安将带领土耳其走向何方?

  土耳其里拉遭遇“暴击”,全球市场动荡。土耳其到底怎么了?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是土耳其现代史上第12位总统、正义与发展党主席。在2014年担任土耳其总统之前,埃尔多安担任土耳其总理达11年之久。这个国家的命运与他紧紧地相连着。

  从街头小贩到总统的从政之路

  埃尔多安出身于贫寒的穆斯林家庭,祖上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格鲁吉亚人,后举家移民至土耳其。埃尔多安于1954年2月26日出生于邻近伊斯坦布尔的Kasimpasa,父亲是土耳其海岸警卫队的军人。埃尔多安学生时代还在街头卖过柠檬汁补贴家用,也在当地足球联盟踢过球,他踢球的球队Kasimpasa体育会专属运动场现在已改名为埃尔多安运动场。

  1973年高中毕业后,埃尔多安在马尔马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主修商科,他的政治生涯也始于这一时期。大学就读期间,他在踢球之余还加入了反共产主义的土耳其学生会。三年后,他成为伊斯坦布尔Beyoglu区伊斯兰救国党(MSP)的领袖,后又被选拔为伊斯坦布尔青年党分部主席。

  1980年,土耳其发生军事政 变,埃尔多安加入社会福利党,并在1984年成为该党在Beyoglu区的主席;1985年成为伊斯坦布尔市党部主席,1991年入选国会议员。1994年3月,埃尔多安在地方选举中以25%的得票率当选伊斯坦布尔市长,在任期间,他务实地解决了伊斯坦布尔长期以来水资源短缺和交通拥堵等问题。还是在他担任市长期间,1997年埃尔多安在Siirt背诵20世纪初泛土耳其活动家Ziya Gokalp诗歌,“清真寺是我们的兵营,穹顶是我们的钢盔,唤拜塔是我们的匕首,给我们军人信念”。根据土耳其刑法,这一朗诵被视为煽动宗教和民族仇恨,埃尔多安被判处10个月有期徒刑。不过后来他只服了自1999年3月至7月4个月的刑期。不过,判刑也包括剥夺政治权利,他也无法再继续出任伊斯坦布尔市长一职。1998年,社会福利党因违反土耳其宪法世俗主义原则,遭土耳其宪法法院取缔。埃尔多安于这一时期参与一系列示威游行,为福利党奔走演说,在土耳其声名大噪。

  出狱后的埃尔多安依然活跃。2001年,埃尔多安创立正义发展党。在经历了2001年全球经济危机的打击后,主打经济复苏和扩大社会福利的正发党在2002年普选中大获全胜,取得三分之二(550个)的国会席次。2003年,政府也解除了对埃尔多安的政治禁令,当年埃尔多安出任总理。

  担任总理的十年间,埃尔多安可谓政绩突出,对外他协助解决了长达25年的库尔德与土耳其冲突;对内推行了大量民生政策,大规模改革医疗系统,扩大对低收入人群的医保服务,鼓励私营医疗机构与公共医疗机构竞争;改善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增强非穆斯林群体的权益等等。2011年,他当选美国《时代》杂志年度人物。

  他在经济领域改革也得到了世界银行的肯定,埃尔多安对军方控制的垄断企业开刀,搞经济自由化;同时重建土耳其货币里拉的信用,大量吸引外资,次贷危机前,土耳其人均GDP几乎翻了一番,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教育方面,埃尔多安增加全国学校建设,他担任总理期间,土耳其大学数量呈翻倍增长,他还推动了教育的性别平等,让女性也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外交方面,欧盟正式展开让土耳其加入的谈判进程,与希腊的关系也正常化,与以色列的关系也得到解冻。但是在文化上却主张恢复传统,入推广妇女戴头巾等保守化宗教政策。

  这十年间土耳其也经历了两次修 宪。2007年土耳其修 宪,调整后的总统选举议案包括,由民众取代国会,投票选出总统,总统任期由7年减少到5年,国会普选由五年一次改为四年一次,法案通过的国会议员门槛人数调整为184席。2010年土耳其再度修 宪,这次是为了让宪法更贴近欧洲标准,协助土耳其加入欧盟。

  2014年埃尔多安当选总统后国际形势却发生了一系列变化。

  欧洲遭遇难民危机,地缘位置特殊的土耳其与欧洲的关系变得愈发微妙,土耳其加入欧盟希望更为渺茫。

  政 变后的土耳其:与西方渐行渐远

  2016年7月一场未遂的政 变也彻底将土耳其推向了另一个方向。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武装部队的部分军官企图发动军事政 变。7月16日零时,首都安卡拉的土耳其广播电视协会(TRT)电视台被政 变军人控制,一个自称“祖国和平委员会”的军人团体在声明中宣称,军队已经接管政权,全国范围实行宵禁并实施军事管制法。不过,大约2小时后,政府重新控制了电视台。埃尔多安一直对社交媒体持反感态度,但在政  变发生后,他却立刻借助社交媒体发声,争取支持,并号召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 变。

  这场后来被称为“7.15”未遂政 变的事件,并未达到让埃尔多安下 台的目标。后者在经历了这场危机后对土耳其进行了社会性全国大清洗。埃尔多安在外交上提出新奥斯曼主义,不再“向西看”,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东方,力图成为穆斯林世界的领导者。做出了一系列跟他过去主张完全相反的做法:与库尔德人讲和;与阿拉伯国家保持友好;同以色列决裂。

  埃尔多安也在民族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2017年6月,土耳其再次成功修 宪,由“议会制”改为了“总统制”,新的宪法修正案还对包括立法、司法、军事、行政和人权5大方面都做出了重大修订。

  值得一提的是,正发党是土耳其成为共和国以来第五代亲伊斯兰政党,埃尔多安和正发党代表了伊斯兰政治力量的回归。在土耳其人口中,有近99%都是穆斯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后,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凯末尔在其执政时期推行了一套自上而下的西方化、去宗教化的改革。伊斯兰保守势力长期受到压抑。而现在,埃尔多安则主张新奥斯曼主义,要引领土耳其恢复奥斯曼帝国时期的荣光。

  北京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昝涛向澎湃新闻指出,伊斯兰主义的正发党力量长期执政,代表长期历史上被边缘化和压抑的底层人民,推行保守主义的政策,令西方更加担心,尤其是随着全球性的伊斯兰复兴的发展,土耳其的保守化自然被贴上伊斯兰化的标签,再者,当代土耳其的保守主义政治具有个人化色彩,也就是集中体现在克里斯玛型领 导 人埃尔多安身上。

  2018年4月18日,埃尔多安宣布将于6月24日提前进行该国总统和议会大选。他认为,在面对当前的经济状况和叙利亚内战的形势,土耳其必须迅速向总统制转变。为了尽快改为总统制,他必须将2019年11月的选举大幅提前18个月。这是土耳其2017年进行总统制修 宪后举行的首次大选。最终埃尔多安以52%的高票当选连任,埃尔多安说,“这次选举的赢家是所有8100万国民,这次投票率是土耳其历史上最高的。”

  很多土耳其人相信,埃尔多安这次仍然能像上次一样带领他们再次走出经济困局。

  而这些也正是此次土耳其与美国交恶的重要背景。

  与美国对战,胜算几何?

  土耳其最近二十年来的经济也曾一度相当繁荣。

  1999年和2001年,土耳其连续经历了两次经济危机,通胀率接近40%,100万土耳其里拉只能兑换1美元,是当时全球最不值钱的货币之一,银行利率一度高达1000%,但依然无法阻止大量资本外逃。当2003年埃尔多安上台之后,不仅成功地将通货膨胀率控制在5%-8%左右,还让土耳其GDP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7.3%,速度超过俄罗斯、巴西和韩国。2003年到2011年,土耳其人均产值从2500美元增加到10522美元。土耳其大量吸收来自阿拉伯国家的投资,又与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等过建立稳定的经贸往来。土耳其的制造业、建筑业快速发展,还曾一度成为中国企业在中东地区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世界银行认为,土耳其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恢复得很好,目前已经接近中高收入的水平。

  出身寒门的埃尔多安一贯反对加息,他经常自称是“利率的敌人”,他希望通过维持低利率来降低借贷成本以刺激经济增长和建设。

  此前,埃尔多安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他的信念就是保持低利率,他认为实际利率是利率和通货膨胀的差值,如果将利率维持在低位,企业投入的成本就会下降。成本下降就意味着产品价格下降,不仅遏制国内高通胀还提升了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土耳其里拉的崩溃一直被埃尔多安及其盟友称为是“针对选举的阴谋”,这种论调得到了埃尔多安支持者的认同。

  很多土耳其人相信,尽管现在土耳其经济很糟糕,但是埃尔多安会带领人民走出困境。

  土耳其曾有过辉煌的国家历史,虽然奥斯曼帝国早已成为陈年往事,但是埃尔多安却一直试图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荣光,他也因此被称为新“苏丹”。北京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昝涛向澎湃新闻表示,埃尔多安具有民粹主义领导人的典型特征,操控与西方关系的议题,长期以来在土耳其具有民意基础。

  埃尔多安在外交上表现强势。土耳其与美国、欧盟在打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武装问题上产生了冲突,也转变了亲美的姿态,转向俄罗斯。在俄罗斯默许下,出兵打击库尔德人武装,还强烈谴责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他还飞往萨拉热窝参加当地的穆斯林集会,回顾奥斯曼帝国昔日在巴尔干半岛的辉煌。这激发了欧盟内部右翼势力的壮大,对欧盟的团结构成挑战。他还是伊朗核计划的支持者。这样的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国内极有威望。

  但是,由于土耳其在政治和经济上巨大的不确定性,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惠誉都将土耳其的国家信用评级从“垃圾级”进一步下调。

  据世界银行数据,2018年土耳其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仍超过5%。由于伊朗被制裁,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也会对土耳其里拉的汇率形成持续的压力。与2007年和2012年的全球流动性剧烈收缩时期相比,这次土耳其的外部环境更为恶劣,土耳其外债与GDP的占比已从2007年的37%上升到2017年的53%,居于全球之首,其后依次为南非、阿根廷、印尼和俄罗斯。

  世界银行预计到2021年外债占比将进一步上涨到56.3%;但有几个外部因素会加剧这一状况,如果原油价格上涨,世界银行预计到2021年外债占比将进一步上涨到59.4%;里拉如果大幅贬值,外债与GDP的占比在2021年时有可能达到86.8%。2018年1月,未平仓外汇合约中企业债务达到2215亿美元,其中5年期以上债务站到一半以上,一旦企业部门违约,有可能引发整个金融系统的连锁反应。

  此外,土耳其的通胀水平已经连续第7年超出央行目标,这也主要源于其依赖外资流入来平衡经常账户赤字,失业率也长期处于10%左右的高位。

  经济就是政治。埃尔多安高呼,与美国之前的“经济战争”是一场民族之战。

  与美国宣战,土耳其是螳臂当车吗?昝涛称,土耳其在多个方面承受不起与美国关系的深度恶化,在这个问题上,理智的领导人不会走太远,埃尔多安是一个讲述实用和灵活的领导人,既要听其言,也要观其行。

责任编辑:陈合群

admi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