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 上午8:00
  • 上午8:00 Suche Spezialist Online Kaufen
  • 上午6:00 What Everyone Says Concerning how to Write a Art Lab Document Is Deceased Mistaken and Why
  • 下午5:27 Internet Dating Fables You Ought To Stop Thinking
  • 上午10:39 But the very first time you need to definitely have that deep discussion is in man or woman, not in the phone

  新华社莫斯科6月26日电 题:“演奏是琴键上的足球赛”——郎朗的世界杯情结

  新华社记者白旭 韦骅 岳东兴

  26日傍晚,法国和丹麦的比赛即将开始,卢日尼基体育场内人山人海。“法国队已经出线了,今天比赛可能有所保留。”前来观看比赛的钢琴演奏家郎朗谈起足球也是头头是道。

  世界杯期间,郎朗特地忙里偷闲到莫斯科观看两场比赛,一场是法国对丹麦,另一场是27日的巴西对塞尔维亚。

  “虽然都是小组赛,但还是很重要,尤其是明天那一场,”郎朗兴奋地说。他其实还想看决赛,但是正逢录制专辑,只能看电视过瘾了。

  今年36岁的郎朗是最知名的中国钢琴演奏家之一,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和足球还有不解的缘分。

  郎朗的生日是六月。“我出生的时候正好是(西班牙)世界杯,那年意大利夺冠,当时刚有黑白电视,我爸就守着看,”他说。那一年,中央电视台首次直播世界杯的比赛。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至今仍是人们常常会提到的谈资,而那一年郎朗开始学琴。“当时我还太小,不懂得看,”他说。

  他开始看世界杯是1994年,当时的决赛在巴西和意大利之间举行。“记得特别清楚,巴乔最后罚丢点球,”他回忆说。

  那个时候郎朗练琴很忙,看足球可以说是他最大的乐趣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德甲、意甲也开始看,还有国内的比赛,当时辽宁也挺强的。”他说,“有的时候太忙了,只能看新闻。”

  说到自己的家乡沈阳,郎朗很自豪。

  “中国队唯一一次进入世界杯还跟沈阳有关,”他说。当时的十强赛在沈阳的五里河体育场进行,因此郎朗说,沈阳是“福地”。

  后来的世界杯他有了更多的参与,以钢琴家的身份。

  “2006年的世界杯,我在德国的开幕音乐会上演奏,同时还有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他说,“2014年,我在巴西又和多明戈一起在决赛前夜里约体育馆里的音乐盒上表演。”

  他还顺便在巴西看了决赛。“梅西带领的阿根廷对阵有拉姆的德国,看得很过瘾”。梅西是他很喜欢的球员,阿根廷输给德国后郎朗还感到有点儿失望。

  “不管什么样的球员,在场上都是处于一样的起跑线,他们可能太紧张了,可能肩负着一个民族的希望,在赛场上比常人的压力大得多,比如C罗,那么有经验的球员面对伊朗罚点球都会被接住”。

  同样常处于聚光灯下的郎朗对他们的紧张表示理解。“比如我到了格莱美的舞台,或者奥运开幕式现场,在十万人中间确实也很有压力,因此我很理解梅西和C罗他们,”他说。

  提到演奏,现在弹琴之余还能颠几下球的郎朗表示,足球和钢琴有很多相通之处。

  “弹琴是十根手指,需要配合,和一个足球队一样。很多球星聚到一起各自为战踢不好,就是配合的问题,”他说。

  “此外,足球赛和音乐会一样都是90分钟,有中场休息,加时赛就好像是ENCORE(返场),表演就像踢球一样随时需要调整状态。”他说,“比如和乐队合作,就好像是接球传球,弹一会儿把旋律接过去,不时和小提琴小号来个对应。”

  但是大部分时候,如果是独奏,郎朗觉得还是比足球赛容易一些。“毕竟没有对抗,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可以自己控制,不像足球,如果对方踢得更好就要超常发挥,”他说。

  看完两场比赛之后,郎朗将会继续投入繁忙的工作:7月6日在霍顿开始下一轮巡演,中旬要录制新的专辑,还要准备7月底开始的国内音乐会。此外,他的艺术基金会刚刚成立,5月底在丰台的三所小学开设了“钢琴教室”,他表示今年还会再做二十个学校。

  “遗憾的是决赛只能看电视转播了,”他说。

  “这次世界杯还真挺有悬念,没有弱队,葡萄牙和伊朗的比赛最后一分钟还有变数,西班牙和摩洛哥也是最后时刻打平,巴拿马也能进球,德国也差点回家。”郎朗说,“很期待接下来的比赛。”

admin

RELATED ARTICLES